世界地圖
實不相瞞,漫畫家是我不算長的人生中做過最辛苦的工作,未完成便不可停下來。不過,無可否認,我很喜歡在凌晨趕稿時燃燒生命的感覺。完成時的快感比畫漫畫有過之而無不及。我希望總有一天自己能享受這份工作。